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对新能源发电企业经营发展的影响

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创新发展机制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对凝聚社会共识、推动能源转型具有积极意义。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必然会成为企业发展转型的信誉和社会责任标志。相信政府部门会继续出台相关对使用绿色电力的税收优惠等鼓励性政策,对于公司新能源行业的发展无疑是较为有力的契机。
摩尔光伏     2017-5-2 21:31:38

  
  2017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三部委印发了《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发改能源〔2017〕132号文及其附件《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规则(试行)》。就此认真的研读了文件和规则,并向有关专家进行了咨询,结合新能源发电企业运营发展的实际经验,形成了关于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对新能源发电企业经营发展的影响的粗浅体会,与新能源发电企业共享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机制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一、绿色证书交易机制及其存在的问题认识。
  (一)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机制简介
  1、绿色交易证书参照欧美国家及日本韩国的有关绿色证书的机制,目的是为引导全社会绿色消费,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利用,进一步完善风电、光伏发电的补贴机制,减少国家补贴资金压力。
  2、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机制下,按照1个证书对应1MWh电力交易结算电量为标准,当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出售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参与挂牌交易绿色证书由市场供需机制通过竞价自行协商确定认购价格且不高于补贴电价。
  3、2017年1月18日开始,风电、光伏发电企业通过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信息管理系统,依据项目核准(备案)文件、电费结算单、电费结算发票和电费结算银行转账证明等证明材料申请绿色电力证书,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月核定和核发绿色电力证书。
  4、绿色电力证书自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开展认购工作,认购价格按照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
  5、绿色证书分为配额制和强制约束交易以及自愿认购两类,2017年7月1日实行的是绿证自愿认购交易,参与人包括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自然人等。
  6、先行试点绿证自愿认购交易,有利于提升参与方社会形象和社会责任,有效吸引企业和大众积极参与绿色电力消费;为强制配额交易积累证书核发、交易组织、资金监管等工作经验。
  7、目录新能源企业已纳入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的存量项目可以全部参加自愿认购交易,并根据自愿认购市场绿证交易量核减补贴电量。
  8、未纳入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的存量项目和增量项目均不能参加绿色电力证书自愿认购交易。
  9、2018年起会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和强制约束绿色电力证书交易。
  11、目前,在绿证自愿仍阶段,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与绿证自愿认购政策并存,新能源企业可以同时通过两种渠道获取补贴资金。未来,在绿证强制交易机制下,新建项目均统一纳入强制交易,不再享受国家补贴;对于存量项目是否参与或分步参与绿证强制交易还有待明确。
  (二)存在的问题
  1、绿色电力证书实际上是赋予了新能源电力除能量价值以外的环境价值,在自愿认购阶段,政府、企业及自然人等认购参与人实际上是以自愿的方式通过货币和捐赠行为履行了对环境保护的社会责任,但并没有通过任何法律条文进行强制约束。
  2、当前体现绿色电力能量价值的电力交易市场逐步形成规范,但赋予环境价值的绿色电力证书市场刚开始启动,绿色电力消费市场还需要逐步培育,目前绿证自愿认购参与方主要是一些有使用绿色电力需求和环保社会责任较强的企业,例如苹果、华为、阿里巴巴、恒大等。
  3、在自愿认购阶段,绿色证书价格不设下限,上限仅止于补贴电价的价格,且不能第二次交易,因此,在出售方主要是对有提前回收资金缓解财务压力的新能源企业有吸引力,在购买方由于不能多次交易可能降低售端市场的活跃度。
  二、全国风电、光伏发电项目项目现状
  根据相关资料,截至2016年底全国补贴缺口估算近600亿元。进入前六批补助目录的并网发电项目3300多个,总装机为14102万千瓦。风力发电项目1800多个,总装机10580万千瓦;光伏项目(太阳能)发电项目1000多个,装机2593万千瓦;生物质发电项目500多个,927万千瓦。可见新能源电价补贴的难度和压力。
  但是,绿色电力证书的申报及交易机制,必定要有合理的配套政策出台、过渡期的实践,加以完善。按照文件解读,2018年以前并网发电的项目可以理解为存量项目,可自愿认购市场绿证交易量核减补贴电量。存量项目在2018年实行强制配额与约束交易后可自由选择是否进入绿证强制交易体系。因此,新能源发电企业不必惶恐,应正面应对。
  三、新能源发电企业应对绿色电力证书交易的建议。
  根据我们对发改能源〔2017〕132号文件的理解,以及咨询、研讨和解读等相关信息。此项政策出台试水,对新能源发电企业投资经营,以及新能源特别是光伏行业发展给予一定的压力和挑战,但对逐步减少国家补贴负担势在必行的态势下,也是中长期引导新能源企业正常经营的有效政策和办法,或许也是新能源企业在补贴长期拖欠的客观状况下可以积极探索的机遇。
  (一)积极尝试,通过绿色电力证书的方式提前回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
  一是通过对绿色电力证书相关条例的研究和思考,对于存量项目,剩余未收回补贴资金可申请核发绿色电力证书,通过绿色交易平台挂牌出售,提高应收账款回收率的同时也可降低财务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二是对于存量项目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和配额强制交易初期阶段,均不存在强制性。如果在两年内未以合理价格出售绿证,仍然可以申请并享受原有国家电价补贴。因此建议新能源企业进一步研究,确定合理时段办理部分绿色电力交易证书。积极开发理解并能够环保责任的企业及公益性市场,探索绿证自愿认购和强制配额认购营销方式并积累经验。
  (二)主动响应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机制的变革,抢占市场先机
  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2020年风电与煤电上网电价相当,即达到0.45元/千瓦时,基本无需补贴;光伏与电网平均售电价格相当,即达到0.65元/千瓦时。增量光伏项目的补贴强度自2017年后平均为0.41元/千瓦时。自2013年、2016年6月30日、2017年6月30日各时段Ⅰ类地区投产的光伏电站补贴电价(环境价值)分别为:0.75元/千瓦时,0.65元/千瓦时、0.55,均高于0.41元/千瓦时。因此,预测绿色电力证书价格会在此价格之间浮动,企业在快速收回补贴电费和全额收回补贴电费之间存在降低财务费用和提高营业收入的博弈关系。
  一是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机制中规定自愿认购方式认购参与人可以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自然人。建议新能源企业积极联系有环保社会责任认知和国际视野的大型用电企业,协商议价促成线下双边交易及签订长期协议。二是2018年强制配额交易出台后,作为存量项目应积极跟进绿色证书配额市场,积极联系有配额的煤电企业或售电公司,以及用电侧企业,优先采取线下双边交易和签订长期协议,结合平台挂牌出售,抢占绿色证书自愿公益市场与配额强制交易市场。增加存量电量资金的回收,减少应收账款,将有利于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的流入,从而使公司的偿债能力和支付能力提升,项目建设期贷款提前归还,减少财务费用增加盈利空间。
  四、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市场变革机制下,新能源发电企业电力营销中存在的问题和风险和契机
  (一)绿色电力证书交易价格问题
  以Ⅰ类地区2013年并网的存量项目为例,其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财务评价是以固定的电价1元/千瓦时,即煤电上网标杆电价0.25-0.3元/千瓦时与可再生能源补贴电价0.75元/千瓦时相加之和来评估投资收益。但是绿色电力证书交易价格将依照相关条例不高于补贴电价,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此间产生的价格差额会对新能源企业的收入产生不小的冲击。以及新能源装机最高的三北地区电力负荷相对装机容量的增加负增长,同时随着电力交易的多样化,基本电量及标杆电价比例下降,上网电价(能源价值)波动向下。绿色电力证书交易价格,上不超过原补贴电价,证书(环境价值)本身不能溢价只能降价。
  建议新能源企业综合企业盈利能力和财务资金情况,进一步评估本企业经营盈亏平衡、现金流量、偿债能力等有关指标,探索参与绿证交易的条件和时点,采取合理的报价策略参与绿证交易。
  (二)配额制和强制约束交易对公司经营产生的风险
  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相继出台其相应的考核措施,国家政策强制的推行。尽管存量项目暂不纳入强制交易,但补贴电价到位时间未必会缩短,目前为1-2年,对新能源发电企业应收账款的回收及经营必将造成较大困难,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积极应对。
  建议新能源发电企业建立风险预警机制,完善机构、培训专业人员,加强电力市场和绿色电力交易证书营销能力,充分利用各类营销方式、售电公司和自愿认购参与人,电力营销和绿色电力证书的营销能力,开拓并抢占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市场与先机。
  (三)清洁能源的使用已成为创新发展的重要契机
  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创新发展机制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对凝聚社会共识、推动能源转型具有积极意义。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必然会成为企业发展转型的信誉和社会责任标志。相信政府部门会继续出台相关对使用绿色电力的税收优惠等鼓励性政策,对于公司新能源行业的发展无疑是较为有力的契机。
  2017年4月27日
  唐金平,中国电建甘肃能源投资公司哈密公司总经理。

 

 

  • 上一篇:高效技术不断涌现 HJT技术“异军突起”
  • 下一篇:深度布局分布式,阳光电源下了一盘大棋
  • 相关信息
  • ·瞿晓铧:千亿光伏不是梦,盐城可于2030年实现碳中和
  • ·大基地时代,东方日升高功率210产品备受青睐
  • ·新增1.93GW,国家能源局公布10月户用光伏信息
  •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CSIQ)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以优异业绩实现稳定盈利!销售额近80亿元,净利润2.26亿元!
  • ·10月份光伏电池组件出口额同比增长48%
  •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20 摩尔光伏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60270号-1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