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光伏的2012与2018!

是成长必然要面临的烦恼,还是无法补强的阿喀琉斯之踵?近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三部委联合下发的一纸公文,再次将中国光伏业推向一个十字路口。市场情绪方面,仿佛是时光倒流,又回到了2012年前夜。2012年中国光伏业都发生了什么?2018年中国光伏又将会上演哪些故事?中国光伏的20122012
Admin     2018-6-15 14:33:06

  是成长必然要面临的烦恼,还是无法补强的阿喀琉斯之踵?


  近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三部委联合下发的一纸公文,再次将中国光伏业推向一个十字路口。市场情绪方面,仿佛是时光倒流,又回到了2012年前夜。
  2012年中国光伏业都发生了什么?

  2018年中国光伏又将会上演哪些故事?


  中国光伏的2012


  2012年在中国光伏发展史上、中国政治、经济发展史都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年份。
  生活如水,岁月静好。这一年玛雅人预测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3年前上映的好莱坞大片《2012》所展示的地震、海啸等地球毁灭的场景只是停留在观众的记忆里。而对4年里先后经历美债危机、欧债危机冲击的中国来说,寻找后“黄金十年”经济发展的诺亚方舟成为重中之重。
  年初的3月3日、5日,首都北京——杨柳绿了樱花红,迎春花笑绽东风,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全面拉开帷幕。在万众瞩目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除了力促宏观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主旋律,让光伏人印象深刻的是国家坚定支持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态度:
  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健康发展。建立促进新能源利用的机制,加强统筹规划、项目配套、政策引导,扩大国内需求,防止太阳能、风电设备制造能力的盲目扩张。

  具体到数字方面,清洁能源发电装机达到2.9亿千瓦,比上年增加3356万千瓦。


  让子弹飞


  在此之外,两年前姜文、周润发、刘嘉玲、葛优和陈坤等影星主演的《让子弹飞》,那段“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的精彩对白颇值得把玩,因为“让子弹飞”境效正笼罩在中国光伏行业上空。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就是光伏人的态度。否则,做光伏该会有多无趣?


  美国带头双反


  事实上,2012年两会召开之前,中国光伏业上空就已黑云压城城欲摧,那时美国奥巴马政府正准备扣下“双反”子弹的扳机。
  3月20日,两会胜利的闭幕第5天,中国光伏业的噩梦就开始了。
  这一天,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反补贴调查初裁结果,决定向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板征收2.90%~4.73%的反补贴税,并追溯90天征税。无锡尚德反补贴税率为2.90%,天合光能税率为4.73%,其他中国公司反补贴税率为3.61%。
  然而,这仅仅是初裁结果,也是美国试探市场反应的第一步。
  1972年中美建交、1989年中美断交、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等历史事件,以及中美历年贸易摩擦的经验证明,“山姆大叔”打击、制裁中国从来没有手软过。
  英国上世纪外相哈默斯顿说:“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在利益面前,敌人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兄弟同室操戈都是家常便饭,朋友还会例外吗?
  不管中国光伏人怎么想,奥巴马绝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搞掉”中国光伏。
  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反倾销初裁决定,税率为31.14%~249.96%。英利、无锡尚德、天合光能将分别被征收31.18%、31.22%、31.14%的反倾销税,未应诉中国光伏企业的税率为249.96%。
  过高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中国光伏企业难以承受之重,也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时,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和纳斯达克上市的光伏概念股天合光能(TSL)、无锡尚德(STP)、英利集团(YGE)和赛维LDK(LDK)都在盘面上对此利空做出了反应。


  隆基股份上市


  不过,整个市场也非尽是萧索,偶尔还会传来企业的好消息。
  4月11日,经过一次“折戟”的隆基股份(现更名为“隆基绿能”,代码601012)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每股发行价为21.00元,发行股份75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29,918万股。
  此后,在外有“双反”内有股市走低的拖累下,隆基股份一路走低,跌破发行价,经全流通除权处理的K线走势图显示,隆基股价在2012年12月一度跌至1.06元。

  从隆基股份2017年最高接近800亿的市值来看,现在看1.06元的低价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坑”。


  SNEC依然火爆


  各个市场悲观、恐慌的情绪,并未吓倒乐观向上的光伏人。
  5月16日,第六届上海SNEC国际太阳能光伏展在浦东新国际博览中心盛大召开。据SNEC官网所载,尽管有国际金融危机四起、某些国家挥舞制裁大棒、光伏产业深受影响的不利形势,此届太阳能光伏展仍吸引了海内外2300余家太阳能原材料、组件、装备及应用厂商进场参展,展览总面积超过20万平米。

  不畏艰险,迎难而上,这是一种气魄。贸易壁垒“铁幕围城”,丰满的理想却敌不过骨感的现实。对于一些中小型光伏企业来说,盛妆亮相这届SNEC成了它们最后的“绝唱”。


  行业大洗牌


  据媒体统计,2012年共有439家逆变器相关企业亮相SNEC展,到2013年只剩下了286家,然而2018年亮相SNEC展的逆变器相关企业有80多家,但是坦然活跃在国内逆变器采购招标的企业只有40多家。
  美国股神巴菲特说,“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游。”

  实际上,不止是153家逆变器相关企业关门打炀,这波光伏“双反海啸”洗牌之惨烈远超想象,就连处于一线阵营的光伏巨头也未能幸免。


  大佬出局


  7月30日,中国首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民营企业,由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领军人物施正荣博士创立的无锡尚德GSF担保骗局被引爆。
  随后,美国双反造成的“行业性亏损”和尚德本身的“战略决策失误”两大问题反复冲击这家中国最大的光伏企业,直至2013年3月份申请破产,施正荣黯然出局。
  是年,与2006年《福布斯》中国首富施正荣同样陷入麻烦的还有赛维LDK掌舵人彭小峰。

  2011年因激进扩产即遭遇困境,再碰上整个市场陷入熊市,赛维LDK遭遇到了资金链断裂困境。尔后江西相关部门及时出手,这个省内首家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才挺过这段危机。但经此折腾,赛维LDK“元气”已大伤,直至后来破产,彭小峰携绿能宝卷土重来。


  挣扎一线间


  天堂与地狱往往仅有一线之隔,英雄与“罪人”的界定也在一念之间。2012年,中国光伏企业无不痛苦挣扎于这条线和这个念上。
  8月8日,媒体转载美国投资机构MaximGroup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累计负债达到了175亿美元(按当时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113.94亿元)。该机构指出,这表明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

  据媒体所做统计,这10家企业分别为晶澳太阳能、英利、尚德、天合光能、大全新能源、昱辉阳光、阿特斯、韩华新能源、赛维和中电光伏。



  欧盟“单反”接棒


  为光而生,向阳而行。大浪淘沙,胜者为王。10月10日,美国奥巴马政府一次又一次考验了中国光伏人的底线后,敲定了双反的终裁结果。
  美国商务部决定对进口中国光伏产品作出反倾销、反补贴终裁,征收14.78%~15.97%的反补贴税和18.32%~249.96%的反倾销税。具体的征税对象包括中国产晶体硅光伏电池、电池板、层压板、面板及建筑一体化材料等。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祸从来不单行,福也从不双至。美国那边厢刚落下了双反大棒,这边厢欧盟、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地区和国家也跟着挥起了铁拳。
  7月24日,以SolarWorld为首新成立的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EUProSun),针对“中国光伏制造商的倾销行为”向欧盟委员会提起诉讼。
  紧接着9月6日,欧盟委员会发布公告,对从中国进口的光伏板、光伏电池以及其他光伏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

  11月8日,欧盟正式启动对华光伏产品反补贴调查。


  损失或超3500亿


  美国和欧盟,当时中国两大光伏出口市场都遭到了“封锁”,产业发展形势不言而喻。
  当时的情况是,2011年中国有近358亿美元的光伏产品出口,其中70%以上是输送到欧洲市场,2012年欧洲市场占我国光伏产品出口份额的一半以上。

  阿特斯阳光电力首席执行官瞿晓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欧盟一旦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和47.6%的税率,势必导致光伏企业破产,这将给中国造成超过3500亿元的产值损失,超过2000亿元的不良贷款风险和超过50万人的直接人口失业。


  十八大迎转机


  从某种程度上讲,有些时候,做事、做人就要有“行至水穷处,坐看运起时”的乐观态度。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一年冬天,中国光伏人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
  11月8日,党的十八大在北京隆重召开。会议将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扭转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列入重要议题,并着重提出要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要加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

  紧接着,12月19日,针对产能严重过剩,市场过度依赖外需,在欧美等国相继对我国光伏产业实施双反措施后,企业普遍经营困难等问题,扶植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的“国五条”正式出台。


  具体措施如下:


  (一)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善加利用市场“倒逼机制”,鼓励企业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提高技术和装备水平。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多晶硅、光伏电池及组件项目。


  (二)规范产业发展秩序。加强光伏发电规划与配套电网规划的协调,建立简捷高效的并网服务体系。建立健全技术标准体系,加强市场监管,对关键设备实行强制检测认证制度。


  (三)积极开拓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着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鼓励单位、社区和家庭安装、使用光伏发电系统,有序推进光伏电站建设。加强国际合作,巩固和拓展国际市场。


  (四)完善支持政策。根据资源条件制定光伏电站分区域上网标杆电价,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电量补贴的政策,根据成本变化合理调减上网电价和补贴标准。完善中央财政资金支持光伏发展的机制,光伏电站项目执行与风电相同的增值税优惠政策。


  (五)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减少政府干预,禁止地方保护。完善电价定价机制和补贴效果考核机制,提高政策效应。发挥行业组织作用,加强行业自律,引导产业健康发展。会议要求各有关部门抓紧制定完善配套政策,确保落实到位。



  此后,在国内市场及亚洲等新兴市场的启动下,危机逐步得以缓解,行业开始复苏。特别是国内市场,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便跃居全球最大装机市场,并延续至今。


  2012留下的反思


  历史就像一面镜子,映古照今。2012对中国光伏人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也是值得引人为鉴的宝贵经历。
  欧美“双反”诚然对产业冲击很大,光伏企业也需要从自身上找问题。就像特朗普抓住中兴通讯这个突破口对华发动贸易战一样,奥巴马和他的盟友发起的光伏贸易战也准确扣住了中国光伏业的软肋——那就是产能过剩。
  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的光伏组件产能约为60GW,其中,中国已有及在建的组件产能总量约在30GW,而2011年全球新增的装机容量只有29.7GW。截至2012第三季度末,国内66家A股光伏公司存货已逾500亿元;而前三季度这66家公司光伏产品的销售收入总额不到100亿元。
  供不应求,价格上涨,供大于求,价格下跌。欧美发起双反后,2012年国内多晶硅价格从230元/公斤,跌到12月初的110元/公斤。
  国内咨询机构的另一份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从设备制造、硅料生产到电池组件加工的全光伏产业链上,破产和停产的企业超过350家。
  在此之前,中国光伏市场在2011年涌入过多新兴生产商,仅光伏行业生产链的重要环节(硅棒、硅片、电池片和组件),其拥有生产商数即由807家激增至901家。

  “当年投资增速超过了100%,到150%,供求关系一下子就失衡了,结果导致价格竞争恶性循环。从2011年一季度到2012年的第二季度,每个季度的价格下降都是在10%—15%,你想一个行业每个季度都10%—15%的下跌,这是什么状况?”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说,“贸易保护的源头在哪里?源头就是过度竞争,没有过度竞争,贸易保护的风声都起不来。”


  中国光伏的2018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却从不是简单的重复。

  2018年初春,中国光伏业仍在一路高歌猛进,延续着2017年新增装机53.06GW的“翘尾”行情。


  行业地位抬升


  3月3日、5日,2018年全国两会在北京拉开帷幕。特变电工董事长张新、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通威集团董事长刘汉元、明阳新能董事长张传卫、晶科能源CEO陈康平和远景能源CEO张雷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这再加上曾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晶澳太阳能董事长靳保芳、隆基泰和董事长魏少军和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以及曾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和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据不完全统计,太阳能发电相关领域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已达到12位。(注:比亚迪、隆基泰和、金风科技、明阳新能和远景能源5家公司均有光伏业务)
  光伏相关领域的两会代表、委员人数不断抬升,体现了中央和地方政府对光伏发电的重视,同时,朱共山、李河君、任正非和曹仁贤等诸多光伏企业大佬不断登上《福布斯》、胡润等富豪榜,也对行业形成了正向的激励。
  略有遗憾的是,无论是在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还是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未像2017年(中央重锤定音,全民光伏时代正式来临)那样看到光伏发电的字眼。不过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等有关生态环保的措辞还在,继续坚定着光伏人把清洁能源事业做大、做强的信心。
  年初,坚决打赢防范金融风险战役、给金融业“去产能”的定调,让资本市场变得动荡不安,财经圈不时传来坏消息,不能说无关光伏圈大雅。
  继2017年乐视股份创始人贾跃亭滞美不归,留得“下周回国贾跃亭”神梗之后,欠债百亿的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身亡,盾安环境450亿元债务危机也被引爆,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宣布停牌。

  种种迹象表明,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缺钱。


  SNEC火爆召开


  时光如梭,转瞬即至。5月28日,第十二届上海SNEC如期举行。此次展会吸引了全球1876家太阳能相关企业参展,展出面积达到了20万平米,盛况空前。作为光伏业“两会”、光伏界“奥斯卡”、行业风向标,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和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等500余位专家学者、企业大咖到场,就产业发展形势与前景进行了分析和展望。
  与会诸多光伏大咖普遍认为,到2020年实现光伏平价上网已无任何悬念。事实确也如此,早些时候青海德令哈和格尔木等光伏发电领跑者基地已投出低于当地上网标杆电价的申报电价。光伏大咖们还认为,光伏+储能、移动能源和能源物联网等领域将成为发展风口。
  在推进能源四个“革命”引导下,太阳能产业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国务院原参事、科技部原秘书长石定寰和国际太阳能学会主席David则预测,未来全球太阳能市场将进入太瓦时代。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EickeWeber教授预计,到2025年,全球光伏市场还有300%增长空间。
  当然,业内也不乏一些看空之声。

  十一科技董事长赵振元提出一个观点:现在产能扩张过快,2018年开始会有调整。而一家媒体则同步发布一篇以“调整、调整、调整”作标的文章,像极了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的代号“托拉、托拉、托拉”。


  新政不期而至


  伴随着央视“实话实说”原主持人崔永元“手撕”范冰冰升级,娱乐圈上市公司华谊兄弟等遭受冲击,一些已返程或尚处返程途中的光伏人在6月1日儿童节这天遭受了重击。
  当天,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三部委联合下发发改能源〔2018〕823号文件,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业界称之为“5.31光伏新政”。
  《通知》称,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年内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指标为10GW,下调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0.05元/千瓦时,下调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度电补贴0.05元/千瓦时。
  同时,《通知》还强调,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此前,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在一季度能源运行形势发布会上介绍,第一季度光伏发电新增装机7.685GW。这意味着今年分布式装机指标仅剩下了2.315GW。


  光伏股遇挫


  “5.31光伏新政”甫一出台,资本市场“用脚投票”。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等部分光伏股旋即连续2个交易日封在跌停板上。据行业媒体统计,国内主板上市的31支光伏股3个交易日市值蒸发了654.06亿元。
  K线图显示,受大盘低迷拖累和新政利空打压,通威股份(600438)自5月8日见顶13.19元以来,到6月11日最低点7.08元,已跌去了6.11元,接近于“腰斩”。

  全流通复权处理下,隆基股份5月16日见高于27.94元后一路走低,至6月14日盘中见低16.18元,最高下跌11.76元。


  业界反响强烈


  “本来是想相关部门摸几下就完了,没想到被狠狠地捏了一把。”对待新政带来的冲击,一位资深光伏人如此吐槽。
  很显然,经过了10年的发展,中国光伏的体量与2012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新政对整个行业带来的冲击亦不在一个量级。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光伏相关上市公司超过了50余家,就业人数已达到250余万人。

  因此,上到行业大咖、专家学者,下到普通从业人员对这一政策都反应强烈。


  大佬联名致信官媒释疑


  6月3日起,一篇题为《光伏大佬联名致信新华社:希望听听行业诉求》被财经和行业媒体广泛转载,并引起了各方高度关注。

  6月11日深夜,人民网和新华社两大官媒发文释疑光伏新政:不是急刹车、一刀切。



  到底是不是一刀切、急刹车,与其执拗于争议,倒不如积极应对,一些光伏企业展示了这样的态度,并付诸于行动。
  据业内传出的消息,已有多家光伏企业召开了紧急会议,谋求开发新的市场、增长极,也有企业寻求战略调整、转型,还有光伏企业发出了停产、休假通知,一些户用光伏经销商转行。

  在部分户用经销商看来,这一新政的实施无异于让整个行业从现在起开始放假半年,即便有户用光伏抢6.30的政策,20多天根本完不成全年的业绩。


  产能过剩隐忧大


  业界的另一大隐患则是产能过剩。


  在2016、2017年装机持续迭创新高带动下,2017、2018年单晶和多晶的产能均出现了同步扩张。

  据不完全统计,计划投/扩产单晶项目有协鑫宁夏1GW高效单晶,京运通宁夏2GW单晶、阿特斯包头2GW单晶,中环内蒙15GW(公司总产能23GW左右)、晶科能源新疆4-5GW,晶澳太阳能3-4GW等单晶项目将投产,加之隆基股份单晶硅片产能25GW,单晶组件产能12GW,预计到2018年底单晶总产能将超过60GW,将是2016年底的4倍。



  多晶方面,计划投/扩产的项目有京运通宁夏扩产3GW、荣德扬州扩产3GW、通威股份包头、乐山配套4GW、中电科太阳扩产2GW、南玻股份宜昌扩产2GW、阿特斯包头扩产3GW,总计将扩产17GW。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CPIA)近日发布《2017年我国光伏产业发展情况》显示,2017年我国多晶硅产量24.2万吨,同比增长24.7%,硅片产量91.7GW,同比增长41.5%,电池片产量72GW,同比增长41.2%,组件产量75GW,同比增长39.7%。




  形势不容乐观


  “5.31光伏新政”落地之后,中国光伏产能如何消化?
  美国市场方面,Suniva申请启动“201条款”之后,特朗普对中国光伏实施新一轮“双反”,紧接着印度对中国光伏启动了“双反”调查,欧盟对中国光伏“双反”制裁并未解除。
  回望2012,如果说欧美“双反”是对中国光伏的“致命一击”的话,那么这次5.31新政的威力同样惊人。
  欧美“双反”,还有国内市场可以“开闸泄洪”,亚洲等新兴市场做缓冲,而此番“冻结”国内市场,又该到哪里寻找新的增长极?

  可以猜测得到,亚洲、非洲和南美等新兴市场,短期的承接力可能有限。市场打不开的情况下,行业内的大洗牌、大“血拼”也将就此全面拉开。


  风雨彩虹


  关于未来,猜想太多无益。与2012的稚嫩、青涩相比,2018的中国光伏自会更加成熟、理性,自会有更好的应对之策。

  5.31光伏新政出台后,一位光伏人士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10-12的阵仗都见过了,佛系看待,淡定淡定。



  向阳而生,沐光而行。再经一番风雨,还会见到彩虹!



来源:能源新闻网






  • 上一篇:家庭光伏补贴外行人误认为企业拿 其实最终受益是百姓
  • 下一篇:从德国补贴退坡经验看“光伏断奶”新政
  • 相关信息
  • ·2017年全球8大锂矿生产国都呈现增长趋势
  • ·20个项目602MW 内蒙古锡盟发改委关于废止部分光伏发电项目核准文件的通知
  • ·陕西渭南上半年光伏发电装机65.3万千瓦 占比90.75%
  • ·中电联:2018上半年光伏25.81GW新增装机量
  • ·0.37元/kWh 连补三年!未纳入国补的分布式光伏项目苏州政府来给!
  •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7 摩尔光伏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60270号-1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