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犯过的最大错误是:光伏补贴时间太长,消减太慢”——听德国能源署署长讲能源转型

7月28日下午,在北京国电科环大厦,记者见到了德国能源署署长安德烈亚斯·库尔曼,这是一场关于中德能源转型的小型研讨会,他一进屋便热情地跟所有人打招呼并一一握手,整个研讨会过程中,库尔曼思路清晰、语言活动,举了大量案例,回答问题更是一针见血、直击要害。原本以为枯燥的会议,俨然成了一节生动的《德国能源转型》课。
摩尔光伏     2017-7-31 11:19:16


  “德国可再生能源革命犯过的最大错误是,光伏补贴持续时间太长,消减速度太慢”——安德烈亚斯·库尔曼

  7月28日下午,在北京国电科环大厦,记者见到了德国能源署署长安德烈亚斯·库尔曼,这是一场关于中德能源转型的小型研讨会,他一进屋便热情地跟所有人打招呼并一一握手,整个研讨会过程中,库尔曼思路清晰、语言活动,举了大量案例,回答问题更是一针见血、直击要害。原本以为枯燥的会议,俨然成了一节生动的《德国能源转型》课。
  在回答能源转型过程中的经济性问题时,库尔曼直言光伏电站的高额补贴让德国能源转型负担沉重。由此,德国政府在2015年开始改可再生能源的固定电价补贴制度为招标电价制度,实施1年多来,可再生能源价格下降了10%——20%。“有一家海上风电企业还曾报了零补贴,他们相信到2025年,成本将进一步降低,电价也会回复到高位,仍然有利可图。”库尔曼对招标电价的实施效果频频肯定。
  研讨会由原科技部秘书长、原国务院参事石定寰教授主持,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执行主任陶光远担任翻译。
  德国能源转型是怎么做的?相信您没少听相关演讲、没少看类似资料吧?但请相信!这绝对是内容最全、最好的一篇,毕竟德国能源署署长本人讲解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了~~??(温馨提示:专访看完后,继续下拉将有德国能源转型的详细ppt)
  可再生能源的持续动力
  Q:德国如何保障可再生能源发展有持续的动力?
  库尔曼: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都有优先上网的权利,优先权必须要贯彻。
  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之初,大家也是议论纷纷,可再生波动性问题怎么解决?可再生能源占比不能超过5%……但到现在可再生能源的占比远远不止5%。
  2015年3月20日发生过一次日全食,当天太阳“辐射”以极快的速度下降,又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十年前大家都预言过了:德国要出事、德国电网绷不住、会大面积停电……所以大家对日全食的到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要将电厂、网络、灵活用电、虚拟电厂的作用都发挥起来。而真到了那一天什么事情都没有,紧急措施也没用上。
  很多事情大家都很忧虑,事实上大家潜力很大,重要的是要把潜力充分发挥出来。
  Q: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否有过失误?
  库尔曼:德国犯过的最大一个的错误就是:给予光伏发电补贴的时间太长,消减的速度太慢,由此给德国能源转型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德国政府在2015年开始将再生能源发电的固定补贴制度改为招标电价制度。通过招标我们发现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可以很低很低。
  Q:招标电价和固定补贴之间的价格差有多少?
  库尔曼:政府会给出一个补贴额度,企业来申报他要多少补贴,有一家海上风电企业报出了最低电价——零电价,他们认为:到2025年建成时海上风电的成本还将进一步降低;现在电力市场的价格过低,电价也会回复到高位,基于这两点他们认为仍有盈利空间,所以报了零电价。
  招标电价实行一年半来,可再生能源价格下降了10%——20%。
  要是早一点放弃固定电价,德国能源转型的成本不会这么高。
  Q:招标电站的质量怎么保证?出了问题电力缺口如何填补?
  库尔曼:质量问题是企业自己的事,质量低发电量少倒霉的是企业自己。我们招标招的是容量,并不是招发电量。拿到标以后,企业巴不得多发一些电。
  有时候电很多,有时候电很少。电多的时候电就贵,电少的时候电就很便宜,电力现货市场15分钟一个电价,完全靠市场来调节。电少的时候有些发电公司宁愿自己拉了电闸,来买电。
  德国能源转型已经迈入2.0,其核心环节就是要有灵活用电的能力。
  Q:德国建立电力市场用了多少年?
  库尔曼:德国电力市场建设开始的比较早,讨论过、试点过很长时间,基本完善起来是在2000年——2005年。
  大家都知道推动电力市场建设对弃风弃光问题的解决至关重要,但建立电力市场时,有的人会获得利益,有的人会损失利益。利益参杂进去,人们的看法就不一样了。
  中国建立电力市场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需要一段时间。好在欧洲的电力市场可以给中国做一个样板。
  Q:德国是如何制定标准的?
  库尔曼:我们在工作前,会先做基础性的分析研究,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做?然后制定标准,接着制定标准的监督方法,让标准去落实后,再把标准一步步往前推。
  德国有很多中小企业是隐形的世界冠军,德国制定标准的时候就在引导企业生产世界上最先进的东西。你不生产最先进的东西你就卖不出去,企业生产出来以后就成了世界最先进的企业。别人再来的时候,市场已经被占领。
  强大的天然气储存能力
  Q:太阳能计划曾经轰动一时,该计划旨在利用北非太阳能发电来缓解欧洲能源的紧张,但在不断遭遇挫折后,宣告流产,您怎样看?
  库尔曼:当时的眼光很长远,计划很多,当然困难也不少,主要有三个问题:
  电网的稳定性,从北非到欧洲电网能有多稳定?欧洲特别是德国越来越倾向分布式能源;北非发展可再生能源首先得满足自用,全部上网,负荷太大了。
  现在形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大家都在讨论,通过Power-to-Gas技术让可再生能源变为身天然气,气比较好输送和存储,加之使用低谷时的电,成本也很低。如果将来有大量的风光电来合成甲烷,当然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Q:德国天然气有多大储存能力?
  库尔曼:利用盐矿储存,在没有天然气供应的情况下能保障德国3个月的天然气用量。
  Q:可再生能源剩下的部分是使用化石能源还是其它能源?
  库尔曼:德国煤矿资源丰富,特别是褐煤,开采成本很低很低。核电、煤电,大家都说不能同时退出,我们就面临着一个问题:从煤电退出要以多大的力度?现在辩论的很激烈。
  我个人认为德国煤电的退出速度可以快一点,煤炭这一部分空缺天然气完全能够填补。
  Q:德国核电退出既定了是2022年?
  库尔曼:德国核电占比最高的时候达到了25%,政策已经明确2022年要退完,2023年开始将没有一度电来自核电。
  我是学物理的,我个人赞成先从煤电退,再从核电退,现在的做法恰恰相反,先退核电再退煤电,当然,这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这是人民的意志。

  法国也在开始消减核电,邻居之间也是要相互讨论的,退出核电是个大趋势。


来源:中国能源报


  • 上一篇:王勃华:光伏行业经济效益现分化趋势
  • 下一篇:国家能源局梁志鹏:光伏非技术成本有1毛/度的下降空间
  • 相关信息
  • ·瞿晓铧:千亿光伏不是梦,盐城可于2030年实现碳中和
  • ·大基地时代,东方日升高功率210产品备受青睐
  • ·新增1.93GW,国家能源局公布10月户用光伏信息
  •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CSIQ)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以优异业绩实现稳定盈利!销售额近80亿元,净利润2.26亿元!
  • ·10月份光伏电池组件出口额同比增长48%
  •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20 摩尔光伏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60270号-1   商务合作